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aijizhou19520101的博客

碌碌无为,一事无成,知足常乐,与世无争 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碌碌无为,一事无成。知足常乐,与世无争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何汉忱故事(第六章 日记共飨10)  

2014-05-14 11:52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何汉忱日记第24

为争取日写数字而努力

 

公元195875日起(1012日止)

戊戌年519日起(830日止)

 

七月五日,五月十九,星期六,半晴。

感冒仍未全好,头面出汗,而心内还有点畏寒。自己应当写的信,总是推诿,而亲邻来找写信,便不得不勉力应付,此亦难有之苦中也。

七月六日,五月廿,星期(日),阴,雨。

上午雨下的很大,沟口洼地已积水不少,岭地已下透,秋禾得此一场透雨,大有丰收之望。

七月七日,五月廿一,星期一,晴。

与福信。小暑。

近两年把花镜丢开,尚可看书写字,似乎目力转强。然而不断流泪,且畏光亮,有时想到外面透透空气,既因两腿无力,又因太阳光烈而终止。内部多病,未暇顾及治眼也。

七月八日,五月廿二,星期二,晴。

珍来。

月珍说,上月29号接先志自太原的信,何至今不向家写信也?

七月九日,五月廿三,星期三,晴。

近来日夜吐痰很多,疑系每晨喝一点炼乳,其中白糖太多所致,自今日起停用,看如何。杨报家的奶羊乳上生病,不能出奶,我每日失却这点营养,生活颇干枯也。

七月十日,五月廿四,星期四,阴,雨。

守臣奶。

守家今天送约半瓶奶,他家喂得虽不是纯奶羊,味亦不错,如能按日照送,也很好。

七月十一,五月廿五,星期五,晴。

兰、福来信。

今日接到两封信,伤心与焦虑交逼而来,如不达观,更入苦海也。“事大如天醉亦休”,惜我不能醉饮耳!

七月十二,五月廿六,星期六,晴。

(佛)缘赴站街。

喘虽好些,而痰又加多,夜间仅睡一二时,醒后便不能入睡,安眠片买不到,颇讨急(巩县急躁的方言表达)。

七月十三,五月廿七,星期(日),阴。

午雨。

白天向躺椅上一靠就睡着,但胸前不盖点衣物最易受凉,故时刻须留意。夜间睡时较少,或因白天睡时较多之故。

七月十四,五月廿八,星期一,半晴。

晚雨。

听说岭上(棉)花地草长得很深,秋禾与红薯尚有未锄头遍的,滩地的谷子与玉子(米)亦有未耘苗的,场上麦子仅打头遍,其余都堆积在场上,连日阴雨,大半生蛾。此种情形,虽因阴雨耽误,然调度不得当,与社员们不热心工作都有很大关系。

七月十五,五月廿九,星期二,阴雨。

阴雨连绵,秋禾不能中耕,半多荒芜,而场上麦子尚有很多待碾,眼看腐烂,人心很焦急。

七月十六,五月卅,星期三,半晴。

昨夜一点多,雷声阵阵,暴雨如注,把我从梦中惊醒。此次大雨,洛河若无堤防,我们的滩地秋禾一定难保,此乃人定胜天之明证。

七月十七,六月一日,星期四,阴雨。

昨夜雨又下得很大,今天白天亦下的不小。洛河水涨,大家忙着护堤,听说在石灰务的水已出槽。石河这边虽未出槽,而头沉地内的积水送不出去,许多小苗快要淹没,此时还淋漓下着。又听说和义沟至洛河一条横堤水亦平槽,正在抢救间。孝义集的商店货物全部向上挪移,中学千余名师生具帮同搬运。看这情形,滩地秋禾正在严重威胁中,奈何?

七月十八,六月二日,星期五,半晴。

为保护孝白一带河堤,群众及中学生昨天日夜在堤工作。因为预防计,将堤普遍加高厚三尺,工作极为紧张。现在河水虽稍降一段,而工作并不因此停止。

七月十九,六月三日,星期六,半晴。

洛水暴涨,沿河一带滩地多被淹没,惟孝义白沙一段,河堤尚未突破,刻正抢修,将高与厚各加一公尺(米),日内即可完工。如能保持下来,据说所收秋粮可以维持两万人全年的生活费用。

七月廿,六月四日,星期(日),阴。

河水已降低不少,河堤加修已大致告成。如无二次洪水,这一段秋禾可以保持下来。此次发动修堤人数,除孝白两乡全体动员外,尚由山川、老井沟、南、北山口、(北)官庄、白河等处调来数千人。

七月廿一,六月初四(五),星期一,晴。

听说庄头湾一段河水急流直冲南岸,平地倾陷不少,刻距新堤不远。如再有洪水到来,堤虽厚重,而根基不固,亦无法保存。昨晚重议在此一段堤外若干公尺加筑护堤一道,以防意外。所以,原有工人今日仍加紧工作云。

七月廿二,六月初五(六),星期二,晴。

初伏。

美军在黎巴嫩登陆,英军在约旦附近登陆,这种侵略行为显然违犯联合国宪章。虽经中苏及其他民主国家正式警告,而美英全然置之不理。国际形势突然紧张,可怕!

同兴来。

七月廿三,六月初六(七),星期三,半晴。

刘同兴昨晚十时来,拿几斤里(李)子,味很好。他精神病未痊愈,家中粮食接济不上,面目黑瘦,惜我无力帮助,(无)可奈何!

大暑。

七月廿四,六月初七(八),星期四,半阴。

同兴走。福、志来信。

今天本县在上边中学操场开全县干部会议,听说到会者一万五千余人。除开会外,在短短休息时间,全体分别赴附近地内帮同农民拔草。这种干劲,自古少有,然而在此生产大跃进时期并不罕见。此次开会,大概还须数日才能结束。

七月廿五,六月初九,星期五,半晴。

雨多地湿,秋禾不能中耕,多半荒芜,仅用手拔草用工多而收效少,此亦无可,如何者也?

七月廿六,六月初十,星期六,晴。

昨日下午起至今日中午止,中学学生连夜在石河向车站搬运石子,因黄河铁桥某一根洋灰石柱被洪峰冲坏,急于抢修。现郑州至新乡一段暂时用飞机运输,铁桥不日即可修成。

七月廿七,六月十一,星期(日),晴。

据广播,英美不但在亚非地区增兵,而美国复在台湾海峡制造紧张局势,假使苏联邀请五国首长(脑)会议短期不能实现,大局是很危险的。

七月廿八,六月十二,星期一,晴。

近来每天在靠椅上上下午睡约两个多钟头,夜间亦能睡四个多钟头,饭吃的也不少,大便亦不甚干燥,精神似好些。惟每日总得吃麻黄素和氨茶碱片各一粒,还得吃止痰去咳片一粒,然而痰尚未断吐,但不甚耳。复合维生素第二瓶未吃完,日食三四片不定。

七月廿九,六月十三,星期二,半晴。

窑内湿闷,院内枯(酷)热。傍晚六点左右,阴云四合,雷声不断,微雨一阵,风随雨来。外面虽稍凉爽,而窑内湿热依然如故。

七月卅,六月十四,星期三,晴。

中午窑内28℃,强将温度计置院内日光下,不数分钟后即升最高值:摄氏50度;华氏120度强。此刻本队男妇在赤日下耕耘者很多,其辛苦可想而知。

七月卅一,六月十五,星期四,晴。

天气很热,内人这几天亦在岭地拔草,尚能勉强支持,旧病未犯。看这样子,她的头晕、呕吐之病似乎痊愈,家庭中解除我的困难不小。

八月一日,六月十六,星期五,半晴。

中伏。

内人昨天在岭上拔一天草,下午八时半去磨面,至夜二点半始磨完,睡时正三点半钟,不到五点半又起,仅睡一点多钟,故今天未能去地。

八月二日,六月十七,星期六,阴雨。

昨日下午左足胫下每隔三五分钟猛痛如锥刺,虽吃止痛片亦不能制止,不得已九点多钟内人跑到集上卫生所买一点樟脑酒,连擦数次,至夜两点又吃点止痛片,始睡熟。

八月三日,六月十八,星期(日),晴。

继福、继华、殿兰等的来信均早应回复,然而提笔则心烦意乱,不愿重伤脑筋而终止。

八月四日,六月十九,星期一,晴。

本队不但秋禾多半荒芜,而菜地应当下种时期草尚很深,无人过问。别的队除供给本队自用外,还能卖钱补助队下零用,而我们队中连一点青菜也吃不到嘴上,相形之下,未免见绌。这个责任也不难全搁在队长身上。总而言之,我队无一个能干的人。我若不是身体虚弱,喘的厉害,绝不肯坐观。

八月五日,六月廿,星期二,晴。

与福信。

勉强与继福回信,并把先志最近来信寄去,但家乡的信不好回答,因非空言所能安慰也。

八月六日,六月廿一,星期三,晴。

正在中伏,这几天并不太热,住窑内仅26℃,大概因雨多地已湿透,所以暑热不易蒸发之故。

八月七日,六月廿二,星期四,晴。

内人晚上去磨面,有人说明天食堂开火(伙),户家用不着面,故卸。

八月八日,六月廿三,星期五,晴。

立秋。

食堂明日开伙,户家粮食统的交(缴)出,不得隐藏颗粒,否则查出以即违抗政策论。

120.6(斤)麦。

八月九日,六月廿四,星期六,晴。

食堂虽已成立,而粮食手续未交清者暂时尚未加入。我家标准粮虽已交清,乡政府认为我年老多病,特别关照,在食堂未设备完善以前,仍可在家吃饭。现在凡百事业皆突飞猛进,而我无丝毫补助之力,地方上对我如此照顾,诚使我既感且愧也。

八月十日,六月廿五,星期(日),阴,风。

午后变阴,有风,气候转凉,窑内25℃。

八月十一,六月廿六,星期一,阴,雨。

与(先)志写信。

人总是为躯壳打算,因性灵能否永生不减,此时尚未确切证明也。

八月十二,六月廿七,星期二,半晴。

福来信。

昨天雨下的不小,至今天早晨始停。午后男妇全往地内拔草,日内即可拔完头遍也。

八月十三,六月廿八,星期三,晴。

中学放假,九月23入学。

食堂饭票尚未印成,暂按人口分配,早晚面叶或面条,午蒸馍,大约三餐每人一斤粮食,另外有菜。劳力壮年不足,老幼则有余,两相平均,大都从容够用。

八月十四,六月廿九,星期四,阴。

末伏将尽,天气转凉,窑内23℃。我白天已穿夹衣,夜间要盖薄绵被,而左足尤其畏寒。今日胫上包裹绒衣布袋,不然受凉不但肿并要发痛的。

八月十五,七月初一,星期五,半晴。

凤(珍)来。

牙齿不好,生桃咬不动,蒸或煮熟了吃很好。惜本地出产不多,且为期很短,纵多亦无法保存。在此地想吃水果,虽经济宽裕也难。

八月十六,七月初二,星期六,阴。

打针。

昨晚九时又发喘,不得已打针,始轻松些。人说吃秋南瓜犯病,晚饭确是吃点,或即因此之故。

八月十七,七月初三,星期(日),阴。

缘等入伙。

缘、纯、璞今天搭食堂的伙,现在每日三餐,每人合14两面(当时的衡量是一斤十六两,折合现在的0.875市斤,公制合437.5克),与缘等三人平均标准粮数无大出入。汤则有余,馍则微感不足耳。

八月十八,七月初四,星期一,阴。

夜雨。报送羊奶。

昨晚临睡时为写大字报,与内人及缘生气。虽是由我脾气发燥,亦因他们不懂事理。今天上午双进来,我述及此事,内人仍拿着不是当理讲,一句不肯相让。不晓理的人非有压制的力量是不易改悔的。

八月十九,七月初五,星期二,阴。

近几天饭量稍增,每顿约合四两多馍,一碗多面汤,而两腿总是无力,故未出大门。

八月廿,七月六日,星期三,阴。

不知那(哪)一天忘了写日记,今日廿一了,还当做廿,只好写这几个字,以补充之。

八月廿一,七月七日,星期四,阴。

今日食堂开始发给饭票,我家六口人,每日标准粮为五斤半,按九五折成面为五斤四两(此数按吾家在本月存队麦子折面271.4斤以52天除之所得),今日领到五天饭票为26.4斤,三人每日吃42两(注:当时斤两进率是16,即一斤十六两)。

八月廿二,七月八日,星期五,晴。

白鸡下蛋。(凤)珍来。

今天孝义、白沙合并起来,成为人民公社。内人说,队长要我再写一张大字报,我只好再写几句,大意说我希望公社扩张到一县为单位,那么人力、物力、财力以及人才集中,我们巩县近40万人团结一致,在党政的领导下,可以解除小社中的一切困难。

八月廿三,七月九日,星期六,阴。

处暑。

暑期过去了,窑内温度在20四五度之间,我已穿上夹衣,左足胫上裹上绒袋,否则受凉便痛。

八月廿四,七月十日,星期(日),阴雨。

与红票。

昨夜两点打钟开会,我自梦中惊醒,叫内人起去看看,始知要赶紧打扫清洁,预备天明来人检查。内人忙到天明,而今天并未人来。

八月廿五,七月十一,星期一,晴。

本队夏季标准粮每家大概都领到八成(约三个月的),其中有未能按照计划吃的。现在食堂按四个月存粮食发给饭票,许多家不够吃的,有的每人每日只合五七两者。刻距秋季还有35天,缺粮多的如何能支持到期呢?队中余粮户应为设法才是。

八月廿六,七月十二,星期二,晴。

与住票。

里沟住(柱)子家娘儿三人,每人每日只合半斤面,他们都正在能吃的年龄,这样如何能支持下去呢!

八月廿七,七月十三,星期三,阴,雨。

入秋多雨,秋禾不能中耕,半多荒芜,大概是要减收。现在距霜降还有50多天,听说红薯每棵已有五六斤重的,看这样子,每亩产量达万斤以上似不成问题。

八月廿八,七月十四,星期四,阴。

与福信。

英人在香港侮辱中华学校教师、学生及新闻记者,美军在新加坡登陆,蒋匪军的飞机、兵舰在沿海一带骚扰,人民渴望和平,帝国主义者偏爱制造乱局,何也?

八月廿九,七月十五,星期五,晴。

秋季多雨,虽不利于滩地,而岭地却很得力。巩县滩地少,岭上的秋禾都长的很好,丰收确有把握,尤其是红薯,每亩有万斤以上之希望。

八月卅,七月十六,星期六,晴。

今年夏季四个月的标准粮已发十分之八,今早忽然公布下余的两成,因社欠缴公粮停止补发。刻距接补还有一个月,社员们大半粮食已经吃完,这三十天的生活如何维持,仍须公社想法。

八月卅一,七月十七,星期(日),晴。

今天领五天饭票17斤。

本沟的缺两户由余粮户互相拨借,大半已能维持。现在夏季未发的两成忽然停止补发,有的余粮户亦变为缺粮户。社中又说,有余粮须交队中,不得私相借让。这样一来,缺粮户有什么办法呢?公社成立总得代为设法。

九月一日,七月十八,星期一,晴。

四人入伙。

食堂由今日起六两面一个馍改为五两四两面,一瓢汤改为三两。由于夏季标准粮突然减发两成,家中原无存粮户大都全数用尽,社中为维持社员生活计,仍按各户情形发给粮票,其所欠之数,大约由秋季应得标准粮中陆续扣除。

九月二日,七月十九,星期二,晴。

(买)煤500斤。

英美一味蛮横,不肯放弃侵略政策,国际局势越来越紧张,香港事件亦是导火线之一。

九月三日,七月廿,星期三,晴。

美国又向台湾增兵,布置海防,海陆空军同时配备,作战时操演。这种挑衅行为,大有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之势。战,凶事也。我们应如何应付之?

九月四日,七月廿一,星期四,半晴。

家乡的信,必须要写,不可再迟延了。

九月五日,七月廿二,星期五,晴。

家信总不愿写,因提起笔来,便心烦意乱,颇觉不安也!

九月六日,七月廿三,星期六,晴。

早晚两碗汤,中午一个馍,共十一粮面。有劳力之壮年人深感不足,而缺粮户尚吃不到此数,奈何?

九月七日,七月廿四,星期(日),晴。

纯等赴(站)街。

周总理对于美军在台湾海峡造成紧张局势,昨夜在广播上发表声明。全国人民对美帝行为极为愤慨,一致要求解放台湾,粉碎侵略者的妄想。

九月八日,七月廿五,星期一,晴。

白露。

解放台湾系中国内政,全世界爱好和平国家一致谴责美帝不应干涉。而彼则悍然不顾,竟向台湾及沿海岛屿肆行增兵,作战事的威胁。我们虽枯(酷)爱和平,其如帝国之蛮横尔。

九月九日,七月廿六,星期二,晴。

听说本队滩地秋禾大半荒芜,较去要年减收很多。果尔,我们秋季标准粮仍要降低,这虽因天时所致,其中亦怪我们人力未能尽到,又谁怨?

九月十日,七月廿七,星期三,晴。

昨晚队长传出一个好消息,就是秋季八个月的标准粮每人为350斤。如加以调整,以小孩之有余补劳力者之不足,即无啼饥之苦,人心皆为之大快。

九月十一,七月廿八,星期四,晴。

本村军祥、狗娃两人考入大学,一系工业,一系师范。先志早报此愿望,其乃环境经济状况不许可尔。

九月十二,七月廿九,星期五,晴。

饭吃的也不少,两腿总是无力,在此不冷不热的初秋时期,大门亦不愿出,到秋冬更难出门矣。

昨晚胸中堵闷,想喘,打一针,始好些。

九月十三,八月初一,星期六,阴。

现在农民男妇昼夜忙着深翻土地,为明年丰收奠定基础。据广播,这样试验田每亩麦子产逾万斤,稻子产至数万斤,真是空前未有之奇事奇闻。

佛缘回校工作(复课)。

九月十四,八月初二,星期(日),晴。

与(先)志写信。

公社开会,有男只30岁、女到25岁始准结婚之说,此议若果实行,先志还须七八年后方能结婚,故写信叫他请假早日回来把亲事办了才好。

九月十五,八月三日,星期一,阴。

今天日记忘了写。与先志的信虽写起,未送邮。

九月十六,八月四日,星期二,阴。

与(先)志信。

天气变阴,住窑内23℃。本院老四,年逾七十,上下午上身赤膊,下身仅穿单裤一条。而我已穿薄棉袄,左足裹上绒带,午后睡起,犹有冷意,又把大毛巾披在肩上,护住胸前胸后,不然便要受凉。这并不是故意娇养自己,而身体如斯,奈何?

九月十七,八月五日,星期三,半晴。

美帝对台湾不但不肯撤兵,反而增兵,并对中国作种种侮辱言论,闻之令人发指。时局愈趋恶化,奈何!

九月十八,八月六日,星期四,阴。

现在钢铁大跃进时期,本队男妇有劳动力者大半调往南山一带开采铁矿,以应政府号召。

九月十九,八月七日,星期五,晴。

昨夜十时半睡觉,十一点多钟突然梦魇,内人连叫数声未醒,她起来摇晃数下,我始清醒过来。假使无人在旁,也许就此长逝。这一因体弱,二因心中堵闷,气不舒畅之故。

九月廿,八月八日,星期六,晴。

秋高气爽,寒暖适宜,不趁此时往沟外吸取些新鲜空气,以解除胸中闷气,转眼秋去冬来,凉气袭人,再想出门恐身体不许可矣。

九月廿一,八月九日,星期(日),晴。

赴站(街)。

美帝的兵舰、飞机屡犯我国的领海与上空,我国八次提出警告,而彼则悍然不顾,直以战争威胁强加在我们头上,虽欲和平而不可得,奈何。

九月廿二,八月十日,星期一,晴。

据中央电台广播,苏联主席克(赫)鲁晓夫为台湾局势紧张与美总统公文一件,而艾申(森)豪威尔竟蛮横不答,并在文件上写了五个大字:返回莫斯科。这样狂妄无礼,殊伤文明国体。

九月廿三,八月十一,星期二,晴。

内人等赴站街。秋分。

内人领小孩们赴站街,佛缘深翻土地早出夜归,我一人独处窑中,无人说话,又不愿看书,苦闷得很。

九月廿四,八月十二,星期三,晴。

昨天翻地的人到夜里三点始回,前天男妇都在地内睡的,当此强邻压迫我们,后方民众都鼓足革命精神,争取食粮钢铁增产,支援前线,以期歼灭敌人而后止。

九月廿五,八月十三,星期四,晴。

福、志来信。

今天下午到沟口坐两小时,这是麦后的第一次,来回中间各歇一歇,持杖缓缓而行,犹复喘甚。看这样子,沟口之行,这便是最后一次了。语云:人不辞路。不过这非我之愿也。

九月廿六,八月十四,星期五,晴。

先志的来信与我的去信是同一天付邮,他能否回来,还须候他下次来信始能确定。

九月廿七,八月十五,星期六,阴。

中秋节。

今日中秋节,社中每人分发约三两月饼,我六口人领一斤。食堂午饭用南瓜丝炸咸市(一种油炸食品的方言表达),每人一斤(合面五两),因平常少吃油,故大家都觉很香。

九月廿八,八月十六,星期(日),半晴。

昨天吃些南瓜丝咸市(一种油炸食品的方言表达),晚上胸中堵闷的很,呻吟至十二点,不得已打一针,始渐轻松些。

佛缘去岭上摘(棉)花,至夜两点始回。(还)有在花地睡的。

九月廿九,八月十七,星期一,阴。

内人赴站(街)。

今日食堂早红薯小米饭,午蒸馍稀面汤,晚稠汤,尽量吃饱,不要饭票,实验本队每日需粮若干,就有大概的数目。

九月卅,八月十八,星期二,阴。

据广播,美蒋的飞机在福建温州一带上空与我飞机作战,竟使用火箭导弹五枚,这种狂妄兽性,甘与世界为敌,当然招最后之惨败。

十月一日,八月十九,星期三,晴。

今日为人民政府成立九周年国庆节。由于今年粮棉大丰收,人民吃饭穿衣问题得到解决,全国城乡村镇,莫不欢欣鼓舞,热烈庆祝云。

十月二日,八月廿,星期四,晴。

(佛)缘赴郑(州)。

自本月一日起,粮食改为供给制,成人每月标准数为52斤,小孩按年岁亦较前提高。以后只要丰收,吃饭绝无问题。大家都鼓足干劲,以应号召。

十月三日,八月廿一,星期五,半晴。

滩地玉术术(蜀黍)已经收割,因麦季雨多,未能及时中耕,减收不少。然沿洛河的滩地全都淹没,所余孝白一段,虽云减收,比较往年亦不少打,说之丰收亦无不可。普通一般岭地,都比往年强。

十月四日,八月廿二,星期六,阴。

吃的也不少,然自早至晚,总是哼哼不止,且不断吐痰。一因天气变阴,二因生闷气所致。

十月五日,八月廿三,星期(日),半晴。

鸣歧来信。

下午在院内坐两小时,不断吐痰。起时忽然晕倒,双进在家,出来将我扶起,搀至窑内,幸无大伤,仅胳膊擦去两片油皮,不关紧要,不过现时仍觉头晕耳。

与福信。

十月六日,八月廿四,星期一,晴。

内人服汴(开封)。

体虚已极,动即发喘,一日不如一日,似此岂能久乎?

十月七日,八月廿五,星期二,半晴。

这两天动即发喘,到院内亦觉为难,因两腿无力,预防再跌倒也。

翻地工作很紧张。

十月八日,八月廿六,星期三,半晴。

食堂这两天吃饭不用饭票,尽量吃饱。但早晚两顿无馍,对于劳力之壮年不大方便。

十月九日,八月廿七,星期四,半晴。

内人回。寒露。

我国防部六号发出告台湾同胞书,仅一星期停止炮击,希望蒋军将领彻底觉悟,开和平会议来解决争端,这真是于山穷水尽时又别开一条生路。他们如不识时务,仍依美帝这座冰山,将来后悔晚矣。

十月十日,八月廿八,星期五,半晴。

停止炮击金门已经五日,未闻台湾当局派人前来议和,或者认为美帝之冰山可靠,不但能苟延图存,且梦想随其争逐大陆之野心。如因此而引起大战,人类受祸之惨真不堪想象。吾甚盼当局者认清时局,莫作妄想,为世界造福云。

十月十一,八月廿九,星期六,半晴。

这两天本沟男妇昼夜都在滩地掰术(玉米)穗,内人今天领着三个小孩亦在滩地睡的。因急需腾地,抢着种麦故也。

十月十二,八月卅,星期(日),阴,雨。

        停击金门七日之期已满,未闻有和平谈判之消息,而美帝之飞机、军舰仍不断侵犯我国领海、领空,我国防部27次警告,它全不理,时局还(很)危险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