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aijizhou19520101的博客

碌碌无为,一事无成,知足常乐,与世无争 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碌碌无为,一事无成。知足常乐,与世无争。

 
 

何汉忱故事(第六章 日记共飨7)  

2014-05-14 11:08:3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十一月十六,九月廿五,星期六,晴。

与(北)京(去)信。

天很暖和,窑内16℃,我穿着两个(件)棉袄犹不觉热,下身穿着棉裤、棉鞋。晚间左足仍是凉的,往往半夜还暖不过来。去年一冬未用暖壶,今年现在就亦用上,由此看来,身体较去年相差远甚。

十一月十七,九月廿六,星期(日),晴。

凤(珍)来。打针。

今年红、白萝卜每人可以分到70斤,不在食粮计划内。我家应分350斤,足够用的。内有带缨蔓荆(菁)50斤。

上午十一时吃麻(黄)素一片,下午三时半动即发喘,又吃一片,七时仍然胸闷,打一针,始好些,睡后安适。

十一月十八,九月廿七,星期一,晴。

今天上午十时吃麻(黄)素一片,至下午未有喘意。昨日不知如何,或因吃多半碗浇面条闷气所致。

十一月十九,九月廿八,星期二,晴,风,14℃。

上午八时吃药一片,下午三时又吃一片,因有风,气候转寒故也。睡前又吃半片。

十一月廿,九月廿九,星期三,晴,12℃。

近几天不想看书,睡前静坐时许,精神涣散,不能团结(集中)。虽于(与)身体衰弱不无关系,然主要原因还是自甘暴弃,不克振作所致。孔子云:“有能一日用其力于仁矣乎?我未见力不足者(有把整日之力用在仁上的吗?我没见过)又曰:“仁远乎哉?我欲仁斯仁至焉(仁离我们远吗?只要追求仁,它就来了)。”转念即是,岂得以衰弱推诿哉?

转念者,提醒也!

十一月廿一,九月卅,星期四,晴。

毛主席回国。(清)源来信。

清源来信,说与丁冠军在澡堂会晤(邂逅),他长我两岁,身体尚健,髫(tiao 三声)龄(童年之意)同学,家乡已无他人。回忆民国七年(公元1918年)在京同家时,彼此皆卅余岁。曾几何时,须发尽白,已成年逾古稀之老翁。吾虽身居异乡,梦魂常系故土。每欲回籍一探先人之坟墓,藉看亲朋,奈体弱已极,此愿今生难偿,悲夫!

十一月廿二,十月初一,星期五,半晴。

小雪。与田信。

早晨飘了几片雪花,东北风刮得很凉,窑内气候(温)未变。

十一月廿三,十月初二,星期六,阴。

这几天临睡下时喘甚,不敢少(稍)动,数分钟后始少(稍)好些。睡醒一觉,不论时间长短,即翻身起坐,皆无喘意。或系坐一日虽不做活,也是累的要喘。

田来。

十一月廿四,十月初三,星期(日),阴。

与福(源寄)药。

黎明微雨,天气转寒。傍晚似有欲雪之势。

十一月廿五,十月初四,星期一,阴。

与同仁堂去信。

昨日上午吃麻(黄)素一片,下午三时又吃一片,五点钟打一针,晚间坐着尚不大喘,但不能睡,一睡便上气不接下气,至十时又打一针,仍不能睡。不得已背后多依被褥,略能稍靠下。一点(时)咳嗽吐痰数口,胸中稍觉轻松些。下两点始和衣朦胧睡着,至五时醒。这种现象向未尝有,一因天寒欲雪;二因前天买的肘子清炖的很烂,我吃了不大两块肥的所致。后当切记肥肉。

十一月廿六,十月初五,星期二,阴。

昨晚睡下未甚喘,今天阴的很重,气候亦冷,而我心中尚还安适,但活动便想喘耳。

十一月廿七,十月初六,星期三,阴。

先志应当来信而未来,或对于婚事另有一翻(番)考虑,亦未可知果尔(果真如此)。则是自寻苦恼也。

十一月廿八,十月初七,星期四,阴。

5℃,窑10℃。

中学早午两顿红薯,晚上一顿条汤,终日不见馍,青年多感觉不饱。老师每月卅斤,饭量大的亦感不足,街市上又买不到其他食物,只有多配些蔬菜以充饥。

午后天冷,把窑内火炉申(生)上,13℃。

十一月廿九,十月八日,星期五,晴。

(先)志昨来信。

今天很冷,外面已结冰,窑内有火炉,温度仍保持在十一、二度间,而我的饭量已减。白天虽未喘甚,而晚间临就枕时气壅的很厉害,虽打针,亦无大效,每晚睡时犹如过关的一样。

十一月卅,十月九日,星期六,半晴。

与(先)志信。(建)仁等来。

家畜鸭囝(jian三声,方言中儿子之意)的腿被小孩打折,今日杀了。虽不肥,煮的汤尚好,家无酱油,午、晚各喝一碗淡汤胸中似舒适些。因连日大便干燥,此汤较润肠片还好。

十二月一日,十月十日,星期(日),半晴。

(建)仁等走。

佛缘五毛买二钱冬虫草,买不到羊肉,把它煮水掺入羊奶内喝。我想,药只要吃在肚内,不一定要炖羊肉吃。至于对我的病有无效果姑且不论,我认为价昂不能常吃的。

十二月二(日)十月十一,星期一,阴。

这两天晚睡时虽喘而不甚,每日仍吃两片麻黄素,有时须打一针。饭量如常,但不敢出门,书亦未看。夜间睡六、七个钟头,因冷未起坐。

十二月三日,十月十二,星期二,晴。

同仁堂回信。

同仁堂来信说,血茸高者每两195元,未免太贵。按现在职工的收入,能用起者,真不多矣。

十二月四日,十月十三,星期三,晴。

数日未出门。今日天气温和,九时许到小楼坐一个多钟头,又到春发门前两时许晒太阳,一时回来,吃近两个小黄饼子,喝一茶盅羊奶,三时吃麻素半片,防喘。

十二月五日,十月十四,星期四,阴。

与继福信。与同仁堂信。

这两天晚上临睡时喘的不似前几天之甚,而饭量亦较多点,或系用冬虫草煮水喝羊奶吃有效。医学杂志说,冬虫草治老年人体弱、气喘及不思饮食等症,且可作珍贵的菜肴。看这说法,不仅煮汤药,之本身亦能吃。吾去年煮汤后药之本身都扔掉,未免可惜。

继福来信。

十二月六日,十月十五,星期五,半晴。

今天孝义逢会,往年说是牛肉会,内人去看看,回来说,如何肉都没卖的。曾记得前二年我去买了二斤牛肉,去年打算去而未去,今年竟未作此想。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漫说出远门,不知今后孝义还能去否?

十二月七日,十月十六,星期六,阴。

大雪。

昨晚睡下并未喘,且睡的安适,两觉睡近七个钟头。玉子(米)掺黄豆面蒸的窝头吃着很香甜,也许是吃点河车及冬虫草有效力。

虫草。与松茂信。

十二月八日,十月十七,星期(日),晴。

移皂(灶)。(凤)珍来。

今天把家畜小白公鸡杀了。午饭喝一碗清汤,吃几块肉,蒸的小馍吃了两个多,约重四两余。饭后到春发门前,坐至四点始回,未喘。

十二月九日,十月十八,星期一,阴。

红薯40斤。

天阴得很重,似有欲雪之势。外边虽寒,而窑内因有两火,温度还在15℃左右。本不需要如是高温,因余左足畏寒故也。

十二月十日,十月十九,星期二,阴。

(清)源寄袍来。

送老(终)的棉袍、棉裤、袜、鞋做成,家有旧马褂,用着尚合适。所缺者小棉袄一件,木头(方言棺材)未油(漆),这两样临时做亦不大着忙。这些事,在我本人毫不计较好坏,不过先事预备,及期儿女不在眼前,免得内人张皇耳。

十二月十一,十月廿,星期三,阴。

美国实验人造地球卫星未能成功,贻(留给)世人笑,因他的昌明科学其主旨并不是为人类造福,而是藉此威吓世界,以满其独霸之野心,故其失败为夆(举之意)世讥诮(qiao四声,责备之意),原无足怪者。

十二月十二,十月廿一,星期四,半晴。

天气温和,窑内铁炉未伸(生),温度尚在16~17℃间,动即想出汗,而衣服则不敢少去一件,但左足穿着棉鞋毛袜觉得微凉耳。

十二月十三,十月廿二,星期五,半晴。

午饭后到春发门前坐至四点多钟始回。窑内14℃,铁炉未伸(生),左足微凉,然载暖便要出汗。

十二月十四,十月廿三,星期六,半晴。

我糊涂了,这星期内不知哪一天忘写日记,把今天当作星期五。学生说,明日星期(日),我才知道错了。

十二月十五,十月廿四,星期(日),晴。

(先)志昨来信。

坐着不动,好似无病的样子,到对门晒晒太阳,来回虽持杖缓走,以亦想发喘,何也?

十二月十六,十月廿五,星期一,半晴。

既无良师益友相提携,又不肯努力自修,早年虽屡屡奋发,立志向上,奈无毅力坚持,以致或作或辍,今将就木,悔何益成?

十二月十七,十月廿六,星期二,晴,风。

继福来信。

昨日上午吃定喘丸一粒,很好。晚恐药力尽,为预防计,吃一粒麻黄素,睡时又喘起来,不得已又打一针。停一小时睡下,还好并未喘。

今日家中仅有一粒定喘丸,十一时吃下。吾向同仁堂购买十丸,信去已十二、三日,应该日内到来。

十二月十八,十月廿七,星期三,晴。

早晨外面在零下一度,窑内仍在十三、四度之间。我胸中似有热,大便干燥,不吃润肠片不行,想是每日吃一、二片麻黄素所致。氨茶碱片买不到,定喘丸吃完了,今天上午吃多半片新民丹,睡前拟再吃一片,以代麻素。因这几天睡醒嗓舌均是干的,麻黄素不愿再吃也。

打针。

十二月十九,十月廿八,星期四,晴。

刻已近五点,尚未吃止咳药,坐着不动,亦无喘意,你动即喘,似虚极矣。胸中闷热稍轻。

十二月廿,十月廿九,星期五,晴。

(清)源来信。

昨天未吃药,睡时打一针,睡下未甚喘。今天本打算亦不吃药,然午后去春发门前晒暖,到时喘甚,只好吃麻素一片,稍停心中安适,坐至四点回。德玉来找眼药,谈近一小时,总觉他认理不清,但他信(仰)倒很真切。

十二月廿一,十一月初一,星期六,半晴。

上午吃麻素一片,到春发门前坐至下一点,来回未甚喘,稍停似比前几天好些。

(清)源寄糖。京寄药。

十二月廿二,十一月初二,星期(日),晴。

冬至。

童便泡鸡蛋,据说可治喘症,今晨吃了一个,明早再吃一次,有无效果,不必管它,聊以塞责耳。其实瓜熟蒂落,如何方法也挽留不住的,倒不如听其自然之为愈也。

凤(珍)来即回。与继福信。

十二月廿三,十一月初三,星期一,阴。

与同仁堂信。

昨午吃定喘丸一粒,睡前打一针,未喘甚。今日午后二时半吃定喘丸一粒,睡时未喘而想喘,又吃半粒,经过数十分钟,不但睡不着,而且停不到三、二分钟,身不由自主地要动一下,疑系两天未吃麻黄素之故。起食半粒即睡熟。看这样子,麻黄素我吃了几年,已成瘾了。

十二月廿四,十一月初四,星期二,晴。

中学放假。

早起吃童便泡鸡蛋。刻已下五点,尚未吃止咳药,亦未发喘。下三点时吃继福的丸药五粒,约一钱,此时胸中犹感温暖。睡前吃定喘丸半粒,睡下未喘甚,又吃麻素半粒。

十二月廿五,十一月初五,星期三,半晴。

上午吃人参养荣丸三粒,约一钱五分,下午三点动想发喘,吃定喘丸一粒,睡前吃茸丸一钱。

十二月廿六,十一月初六,星期四,半阴。

午刻吃定喘丸多半粒,四时吃茸丸一钱。在外坐两时许,虽无风,阳光太弱,来回未甚喘。玉子和黄豆面蒸的窝头很好吃,但稍硬点。睡前又吃半粒。

十二月廿七,十一月初七,星期五,阴。

与(清)源回信。油匠来。

午、晚各吃定喘丸半粒,睡前吃麻素半片,以防抽动。日内同仁堂定喘丸寄来,拟多吃一粒,将麻黄素戒绝,不知能做到否。

这两天嗓舌干的好些。

十二月廿八,十一月初八,星期六,半晴。

天气阴寒,窑内温度尚保持在十四、五度间。然不敢出门,又不愿看书,颇为苦闷。

十时吃定喘丸半粒,两点又吃半粒,三点口粘想喘,吃半片麻素,稍停始好些。看这样子,麻素或是丢不掉的。

十二月廿九,十一月初九,星期(日),晴。

午刻吃麻素一片,因家中仅剩一粒定喘丸,故不愿吃完,想日内同仁堂应该寄到也六点打针,睡时尚安适。

十二月卅,十一月初十,星期一,晴。

早起想喘,想系昨日吃的药力已尽,只好仍吃麻素一片。看这样子,药力止(只)能支持十余小时也。两点吃新民丹一片,睡时打针。

十二月卅一,十一月十一,星期二,晴。

与(先)志信。

午前吃麻素半片。德玉来坐一点多钟,他屡劝我入天主教,说舍此一条大路,身后无归宿之处。我感谢他的诚意,但我认为天地间止(只)有一理,果能把一点灵明洗涤干净,富贵也好,贫贱也好,无入而不自得。天堂与极乐即在方寸间,用不着远求。然而这种上乘克己功夫,常人很难彻底做到,故对于信仰一种宗教,倒是很有意义的。因为各教主造诣高深,人格伟大,你若相信他为圣而不可知之神,诚心皈依,虽暗室屋漏,以及梦寐之间,如临师保,对于自修,有莫大的好处。孟子云:“学问之道无他,求其放心而已矣(学问之道没有别的,就是找回丧失了的善心罢了)。”吾认为有信仰,即是求放心之一法。

1958

元月一日,十一月十二,星期三,半晴。

今天是58年元旦节,各学校教师由上星期都往县内开扩干会议,迄今尚未结束。地方对于阳历年向不重视,故今年格外显得冷淡。

元月二日,十一月十三,星期四,半晴。

京来信。

同仁堂的定踹丸在本铺买,每丸九分;在郑州买,每丸一角五。虎骨酒京价3.45(元),在郑(州)买6.8(元)。商家现在看利还如是之大,其拨(剥)削较前更甚。

元月三日,十一月十四,星期五,晴。

上海华美药房的麻黄素注射液药单上说,若为扩张气管、止喘等,只需口服即可收效。吾今午试服一针,果然与打针不相差别,较打针又省事多了。吾想其他药厂麻黄注射液成分即系一样,虽未说能服之,当亦有效。

元月四日,十一月十五,星期六,晴。

   好几天未出窑门。今日天气晴和,午刻想到门外晒晒太阳,初出门便吸凉气,喘甚,又返回。停十余分钟,强行到春发门前,喘数分钟始稍安定。坐至下三点,觉累而回到窑内,又喘两分钟。上午十时吃多半粒定喘丸,午后四时吃丸药五分,胸中觉热,六时服麻素液一针,稍有反应,数分钟后颇舒适。

元月五日,十一月十六,星期(日),半晴。

十时许吃定喘丸多半粒,不拟再吃其他丸药,因胸中总觉有热故也。六时又吃定喘丸半粒,七时胸中仍堵闷,再服麻素液一针,八时许仍想呻吟,又吃麻黄素半片,稍停始觉平复。

元月六日,十一月十七,星期一,晴。

小寒。

昨天吃两次定喘丸,心中觉着闷热。今日午刻吃半粒,午后心中仍然闷热。看这样子,定喘丸药性亦较热,不亦多吃。

打针。

元月七日,十一月十八,星期二,晴。

(凤)珍来。

十时吃麻黄素一片。外面风虽不大,颇凉,在窑内甚闷,抢到春发门前晒暖。和义沟一个姓牛的来找药方,他也患喘症,有三年了,近来每日吃四片麻黄素,虽然觉热,但少吃便支持不住。他吃冬虫草也有效,因贵不能常吃。吾今天又买两钱,再吃几天看如何。

今天是我的生日,午饭吃一碗浇面条,因不敢食肉,素菜吃着也很好。

晚两次服麻素一片,未喘。

元月八日,十一月十九,星期三,晴。

昨天一日吃两片麻黄素,睡时未喘。今天上午到春发门前晒暖,德玉去谈道,因我一言不合其意,他不待我说完,竟拂衣忿忿而去。他平素以圣人自居,而度量如是偏浅,毋乃太不相秤(称)了吧。然而我亦不能辞失言之责。

刻已近四点,任何药未吃,亦未喘意。看这样,病似轻减不少。

睡前后吃麻素一片,未喘。

元月九日,十一月廿,星期四,晴。

天气很温和,午后在春发门前晒暖,想出汗窑内铁炉未伸(生),温度仍在十四、五度间。

吃麻素一片。

元月十日,十一月廿一,星期五,阴,微雪。

天阴微雪,午后吃定喘丸半粒,午后三时胸中有点堵闷,打一针,数分钟后好了。窑内铁炉未伸(生),虽不大冷,但稍冻脚。灌上暖壶,拥被而坐,心中很安适。杨报来闲话到黑才走,九时入寝,为除心病,又吃麻黄素半粒。

元月十一,十一月廿二,星期六,半晴转阴。

午后与饭前各吃麻素半片,未喘。下午四时雪下的很大,惜为时不长,外面仍未结冰。

报来。

元月十二,十一月廿三,星期(日),阴,微雪。

午刻吃定喘丸半粒,睡前吃麻素半片,未喘。

元月十三,十一月廿四,星期一,阴。

宝成来。

这两天阴雨雪,我吃药不多,并未发喘。或系冬虫草煮汤加入羊奶内服之有效。午吃麻素半片,睡前打针,未喘。

元月十四,十一月廿五,星期二,晴,风。

黎明西北风很大,气候转寒,外面温度在零下三、四度,窑内仍保持十二、三度间,午吃麻素一片。

元月十五,十一月廿六,星期三,晴。

继福来信。

今天很冷,窑内两火,仅十一度。佛缘早饭后往石河工作,因结冰,石头掘不出来而回。

午后吃麻素一片。

元月十六,十一月廿七,星期四,晴。

午刻吃丸药一钱。继福来信说,吃这丸药效力良好,刻头痛、失眠等症完全好利,精神亦感觉愉快。而我一日吃不到一钱,若连吃三天,胸中便感觉热闷,然而精神似乎舒适些。

元月十七,十一月廿八,星期五,晴。

午刻吃定喘丸半粒,晚吃麻素半片,未喘。

元月十八,十一月廿九,星期六,晴。

刻已近五点,尚未吃药,亦未发喘。现将交四九,天气正冷,而喘未加重,疑系吃点冬虫草有效。然吃的很少,五六天不过两钱,以后拟多吃点。

晚吃麻素一片。

元月十九,十一月卅,星期(日),晴。

午吃定喘丸半粒。多日未出窑门,颇闷。下午三点多钟,强到外面透空气,而积雪未化,凉气袭人,喘甚。在门前站十数分钟,又到对门倚墙而坐。不到一小时,阳光下去,寒风吹来,回时未喘甚。以后要多见太阳为好。

元月廿,十二月初一,星期一,晴。

大寒。全来。

午后二时半吃麻黄素一片,到对门坐点余钟,有微风,不大冷,回时未喘,晚打针。

元月廿一,十二月初二,星期二,半晴。

贵卿来。

十时吃麻素半片,午刻大解后喘甚,又吃一片。两时贵卿来坐时许。他已入党数年,现任十四级干部,言动很沉静的,是青年中优秀分子。四点吃的定喘丸半粒,晚打针。

元月廿二,十二月初三,星期三,晴,风。

有风,未出门。下午三点想喘,吃麻素一片。昨晚吃定喘丸一粒多,睡时胸中闷甚,又打一针,仍呻吟一点多钟始睡着。疑系定踹吃多了,以后仍以吃半粒为对。

晚又吃定喘丸半粒,打针。

元月廿三,十二月初四,星期四,晴。

(清)源寄信。

午刻吃定喘丸半粒,三点到对门坐时许。初出门喘甚,四点太阳下去,且有风,很凉,回时喘的轻些。晚吃麻素一片,睡下胸闷睡不着,又吃一片。

元月廿四,十二月初五,星期五,晴。

(先)志来信。(佛)缘赴站街。

十时半吃麻素一片,三时到对门坐至四点半回来,均喘甚,歇数分钟即平复。现近五九,正是严寒季节,患喘症之老年人不易度过。

六时又吃一片,未喘。

元月廿五,十二月初六,星期六,半晴。

午吃定喘丸半粒,晚吃麻素一片,睡时未喘。

 元月廿六,十二月初七,星期(日),晴。

与福源、(先)志信。

午吃定喘丸半粒,四点吃丸药四分,六点吃麻素一片,未喘。

元月廿七,十二月初八,星期一,晴。

与田信。

午饭后到对门坐,至四时回,未大喘,药仍是接昨日的吃法。家畜小黄母鸡已喂三年,已抱两次窝(孵小鸡),病了十余天,眼见不能好,不得已把它杀了,心中总有的不忍,然贪图口腹,亦不舍让它自死埋掉。

元月廿八,十二月初九,星期二,阴。

小黄鸡是被人打伤,并不是病,然瘦很了,味不鲜。我未敢吃肉,配炖的白萝卜吃了几块。

打针。

元月廿九,十二月初十,星期三,半晴。

昨日留点鸡脯,今午切丝炒白菜心浇面条,吃一满碗,味虽不鲜,尚还适口,但饭后觉着心胸饱满,似是吃多了。四时吃麻素一片,午吃定喘丸半粒,睡前又吃麻素半片。

元月卅,十二月十一,星期四,阴。

晨起微雪,虽未大喘,而心中总觉不适。十时半吃定喘丸半粒,午后三时闷甚,想喘,打一针。睡时吃麻素一片,未大喘。

元月卅一,十二月十二,星期五,半晴。

十时吃麻素一片,四点吃定喘(丸)半粒。外面有风,不敢出去晒暖,守住火炉,仍嫌冻脚。刻五九将尽,转眼冬尽春来,万物又复欣欣向荣,可惜人老不能转少年耳。

    近50页纸,用了五个月,每日借此强写几个字,算不得日记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